我可以成为你的树洞嘛?

不管怎么样,希望我周围的人以及我所爱的人能够幸福,如果他们开心就太好了。

【雷安】叮!您要的花嫁安米修已到达,请签收!
就是一个安哥穿婚纱的故事,没什么特别的,以及穿的是裤子,不是小裙子。
故事大纲:安哥和雷狮不是同一个世界,雷狮就是不同的世界,就是我们现在的世界,而安米修的世界十分奇怪。
安米修所在的世界是一个十分等级森严的世界,打个比方,贵族是可以和平民结婚的。但平民那边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嫁给贵族是贵族的新娘,结婚成功以后就是妻子,不分男女。
而安米修是骑士团团长,继承了他师傅的位置以及权利。由于他师傅的权利十分强大,直接影响到了国王,这让国王感到害怕。于是在师傅死后安米修继承位置了国王心想:我搞不了你但不但表我搞不了你弟子啊反正年轻人年轻气盛好控制所以说骚年我看你骨骼轻奇干脆让你嫁给公主吧!(……)
然后安米修答应了。原因很简单,安米修是看着艾比公主长大的,就算对她并没有爱情成分但希望能够好好保护她不受别人的伤害,而且他也猜到了国王的想法,但他并不后悔。
于是婚事就这样结了。(什么鬼)
但不幸的事发生了。
就在结婚的当天,双方交换戒指的时候,艾比突然甩开安米修的手,并绝望的大叫:“我不想要这样失败的政治婚姻!”说完就逃跑了,婚不结了,公主也不做了。(安米修:……)
于是安米修成了史上第一个被丈夫在婚礼上抛弃的新娘。
安米修成了全国的笑话,甚至有人猜测,这是不是国王故意干的。(国王: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更诡异的是,安米修穿上的那件婚纱是被施了魔法的;魔法是:如果双方交换戒指时只有新娘戴上了戒指而新郎没有(新郎不是原配也可以),并拒绝承认新娘,那么婚纱就无法脱下,作为新娘不合格的惩罚。
于是,安米修不仅成了全国的笑话,还要天天穿着这件可笑的婚纱,没有办法脱下来的。
就算安哥再怎么乐观坚强也还是会被这件事情给受到伤害,所以安哥开始每天心不在焉的。
就在有一天,安米修像往常一样施展加固魔法,但由于自己心不在焉所以将魔法施展错误,变成了平行魔法。
结果在安哥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就这样穿越了,到了另一个世界。更爆笑的是,还掉到了雷狮的家里,床上,昏了。
然后雷狮一开门就看到安米修躺在自己床上,之后展开一系列剧情吧啦吧啦,就这么简单。
前四p是剧情,p5右边是初设安米修花嫁,头上顶着两颗大星星。
@一原硬币 
原一你看我已经在很努力的填坑了别打我(暴哭)

抱枕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雷安嗷嗷嗷嗷嗷嗷啊(疯了)

【雷安】于是他成了爱情

借用了《西线无战事》故事框架,在此致歉。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为某些情节而有情绪波动。
  cp为雷安,不拆不逆,谢谢合作。
  并不知道be和he怎么定义,所以本文结局并无定义。
  希望能食用愉快(鞠躬)。
  =====================================
  嘘,请把灯熄灭,现在,我要和您讲一个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战争与死亡,还增添了一些爱情色彩的故事。
  关于战争的故事总是带有着悲剧的色彩,当然,这篇也不例外。
  请在靠近我一些,我看不清您的脸。
     在讲这故事的时候,请允许我借用一句咒语来作为开头:
  
     “死亡不只是结局     他是通向蔚蓝之诗的阶梯。”
  
  
  
  
  
  
 故事的开头,通常都会有一个老套的开头来介绍故事的背景。
  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们的国家日渐衰落,就像一个人类老去的过程一样;周围的国家开始对这个昔日的帝国有了非分之想,毕竟,这个国家即使衰落了,可他强大的物资与人力让人垂馋欲滴。
  所以,在某个平凡的下午,战争发动了。
  一瞬间,四周变为了火海,魔鬼站在那儿嬉笑着,拿起枪支在地上跳起了华尔兹。人们的哭喊声、叫骂声,顿时响遍了整个边境,同时也染红了那片蔚蓝的天空。
  这里成为了真正的地狱。成了魔鬼的栖息地。
  啊,说到战争于压迫,就必会有反抗的控诉生。就这样,我们故事里的两位主人公,就这样出现了。
  (翻页)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有多倒霉,才会遇见雷狮这个神奇的家伙。
  就在一个平静的下午,他们两个人又打了一架。
  最终,也没有分出什么胜负,两个人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去。
  混杂这汗臭味和泥土干枯的气息从四周散来,有些刺鼻,但好比栏杆外的死尸的腐臭味好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在这个军队里,得病死亡的每天都会发生。战争已经爆发了,所有人都不会好过。
  安迷修大口的喘着气,将混浊的空气全部都吸到肺里,刺激到肺生疼。“你觉得我们之间有谁会在到前线之前倒在那栏杆外面?”“闭上你的嘴,雷狮。”安迷修翻了个白眼,然后忍者剧痛,努力的支起上半身,然后爬起来,将旁边的雷狮拽起来“你嘴巴就不能吉利点,说点好听的。”雷狮扯了扯嘴角“对你的话就不需要了。”
  安迷修懒得理他,独自一人脚一拐一拐的走了。
  雷狮切了一声,往他相反的方向走。
  “哟,雷狮。”一个不知名的士兵喊住了他。雷狮停下了脚步“有事吗?”
  “ahh……你还记得那位摩多里弗斯中尉吗,就是哪个,那个啊……”士兵比划了下,“就是那个……嘴唇老是歪着的那个。”“哦,他啊。”雷狮耸了耸肩,“就是那个,脾气又恶劣、又吝啬的、又小心眼的那位教官?”士兵连忙将他嘴捂住:“嘘!小声点!你要知道那个混蛋耳朵很灵的……别被他听见了。”雷狮有些嫌恶的排开了那人的手“拿开,你手上全是猪油味。”那人汕汕的拿开手,但很快就又振作起来:“哈哈哈……你知道那些刚被放出来的新兵吧。”雷狮点点头。“那些小兔崽子……”然后压低声音凑过来“那些小兔崽子可不得了……哈!你知道吗,那些小鬼昨晚将那混蛋收拾了,那个家伙昨夜浪完回来,就被那群小鬼就把他按在头套里……”作势十分用力的比划了几下,带着呼呼作响的风。
  雷狮挑了挑眉“所以?”“所以说啊,这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是吗——————你那什么反应?!”士兵不满的咂咂嘴。“跟你说真没劲——不过说起来,就因为这事,所以那个混蛋今天一整天都在找茬啊……就有一个士兵就被他整了,说叫他晚上浇一桶水光着膀子在外边站岗来着。”雷狮配合的笑了几声“哈哈哈,那人还真是倒霉啊……所以那个倒霉蛋究竟是谁?”“你不知道吗?”士兵差异的看了雷狮一眼“那人是安迷修啊,你不知道吗?”
  雷狮笑容凝固住了。
  ==================================
  到了晚上,四周一片死寂。
  安迷修打了个冷战,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正祈祷着明天的时候,就听见了从背后传来的轻笑声:“看来你过的十分不错嘛,安迷修。”不用听声音,安迷修就知道是谁:“雷狮。”
  雷狮应了一声,然后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空气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过了许久,雷狮才出声:“不后悔吗?”“嗯?”雷狮转过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我说,你不后悔吗?不后悔参加战争。”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安迷修无所谓的笑了笑,搓了搓手,说:“那你呢?你后悔吗?”“我没有让你问我。”雷狮莫名有些烦躁,“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到这本来就是我的意愿。”“那是什么支撑着你来到着呢?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嗤笑了一声:“我来这里为什么,你是知道的吧,”
  这里是死亡与灾难的聚集地、是发起战争最好的地方;这里有鲜血、有绝望、有死亡的气息。这一切都让雷狮着迷。
  “所以我才不喜欢和你待一块。”安迷修无奈的摇摇头。雷狮嗤之以鼻。
  “……也许是信仰不同,才造就了我们之间的隔阂。”安迷修叹了口气,对上了他的视线,说:“你是想要知道我参军的原因吗?我告诉你好了。”
  “我的家乡是一个很偏远的村庄,哪里十分贫穷,但人们从来都不会被贫穷打倒。”
  “春天的时候,四周一片绿荫,我们会在哪里洒下希望的种子,祈祷下来年的时候会收获我们想要的结局;到了夏天,我们就在那一块树荫底下乘凉,来感受难得的空暇时间;秋天的时候——当我们播种下来的,希望的种子已经成熟,收获的是幸福与喜悦,因为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到了冬天的时候,我们一群人会围在一块,彼此来交谈着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快乐与痛苦,那段时光可以说是非常惬意。”
  “我珍惜我周围的一切,我爱着一直以来在我周围的那些善良的人们;就是为了我说珍惜,我所爱着的人们,所以我才要拿起武器。为了保护他们。”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望向远方,像是在怀念什么,表情十分温柔。
  可笑至极。雷狮扯了扯嘴角,想要开口嘲笑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
  也许是在月光的照射下,他脸的线条显的有些柔和,表情也不像是平常那样有些凌厉————这些或许都是月光的效果。
  晚风吹过了安迷修的头发,
  不知道什么原因,雷狮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震的他的有些疼,连带着五脏六腑一起。他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狼狈。
  那个不知名的情绪,现在紧紧的抓住他的心脏,是他变得奇怪了。
  黑夜开始变得寂静起来。
  雷狮错开了视线,“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于是逃跑了。
  雷狮捂住自己怦怦直跳的心,有些痛哭的将眉头皱了起来。他不明白现在的那种感觉,那种、不知名的、十分奇怪的感觉。他弄不明白。
  当然,他可能以后也没有机会弄明白了。
  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了,他们全部都要参加。
  
  
  
  训练的永远没有现场那样的激烈,漫山遍野的红色渗到人的心里,让人有些恐惧和绝望。雷狮奋命的去厮杀,一个倒了,在接着另一个。他已经无法思考。
  这是在战争中最原始的本能,不管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是对炮火和鲜血的热爱,都无法左右他的思考——他已经无法思考了。
  到最后的最后,炮火停止了。
  雷狮站在那里,表情漠然的开始行走。他要去寻找安迷修。不管他是活人还是死人。
  
  他麻木的开始寻找。漫山遍野的尸体七零八乱的倒在哪儿,成堆的的尸体堆在哪里,想要找一个人、或者说一个尸体还是很难找的。
  雷狮可以说是没有希望的。
  但可能上帝还是眷顾他的,或者是对她的怜悯,他终于,终于在一堆尸体中找到了安迷修。
  原本永远表情各异的脸现在却只能摆着一张奇怪的表情。也许是惊讶,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那颗曾经装满了生命力的眼睛现在也没有了生机;整个脑袋脏兮兮的。
  雷狮看了一会,终于将手盖在了他的眼睛上和下来……现在他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想试图将他从尸堆中拉出来,但却感觉到左腿的一整剧痛:他的左腿已经被射穿了。
  就像是一场活生生的悲剧上演着一样。
  雷狮笑了,笑着笑着,他又哭了。
  偌大的战场上只留下一个人的声音。
  
  
  
  到后来,他们的国家最终胜利了,也许是上帝眷顾着这群善良的人民,上帝总是在这方面保持着公道与责任。
  这个国家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可能有好几年都不会在振兴了。
  又过了几年,雷狮结婚了。
  对方是个好女孩,即使雷狮拥有残疾,也毫不介意,一心一意的对他好,而雷狮最终也沉默的接受。
  再后来,这个故事就很简单了,雷狮平静的走过这一生,尽管他从来没有爱过那名女性,但却对她十分友好,也让那名女性幸福的走完这一生。
  然后,当雷狮站在安迷修的坟墓前——尽管那坟墓里没有躺任何人,安迷修已经永远的留在了那个战场上。他闭上了眼睛,开始慢慢回忆了这一生。
  年轻时候参军参加战争,遇到了安迷修,然后他死亡。
  后来结婚,有了孩子。他的时间停止了。
  再后来,他的妻子死了。安迷修还站在那。
  他突然笑了。他这一生,几乎都在围着安迷修转。
  年轻的时候,被他古惑,将心献给了他。
  都后来结婚以后,他总是在梦中回到那个夜晚看着他。
  现在,他老了,他依旧还站在那里,不会老去,永远都是少年模样,一直占据着他的心脏那快位置,永远的停在哪儿,不会突然离开,也不会贸然靠近。
  “想到这里……我就想到了,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一直就是个笑话。”
  “你占据了我内心那最重要的位置,我却不知道是你的谁。”
  “原本那不是感情的感情,可是现在啊,你看看,你看看,他现在又变成了什么,就像毒蛇一样,爬满了我的整个内心,都是因为你。”
  “安迷修。”
  老人静静的在哪站了一会儿,最终,慢慢的将身体躬着下去,在坟墓面前静静的留着眼泪。
  起风了,有些冷。
  
  
  
  好了,到这里,这个故事就完全结束了。
  也许您听到这儿可能有些疑问,因为结局怎么看都是那奇怪的爱情,事实上,对,您说对了,那就是爱情,就是那奇妙的情感。
  没有什么奇怪的,非要说什么的话也只能怪时光吧,并不是我推脱责任。
  因为时光,最中将那原本是 不知名的情感,最终变为了可笑的爱情。
  
  

卡安,emmmm……这话说的我都心虚……
把卡米尔画成这样真的不是我本意啊,我原本只是想要可爱的小男生结果就成这样了我也很绝望啊
卡安,真卡安,不服……不服你就打我吧(怂)

前三p都是安哥,emmmm……
第四p是我正在写的雷安同人,小说反派人物雷狮X作家安迷修,米娜桑可以点我主页看到那个简介的,到时候会发,但如果能接受的话就太好了,因为脑洞可能清奇过头_(:з」∠)_
p五是性转安,后面是玩梗……emmmmm……
画的特别丑,希望各位大佬别喷我_(:з」∠)_

小说(雷安)

雷安,不拆不逆,一个非常有毒的脑洞
小说人物雷X小说家安
  雷狮是安迷修初中时中二时期写小说中的反派角色,但并没有完成就弃了。
  所以雷狮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了被勇者进攻的那一天。在那一天永远轮回。被勇者在那一天杀死了,第二天又回到了被勇者进攻的那一天;十分恐怖的无限轮回。
  安迷修是无意间打错电话和雷狮相识的;一开始两人一打电话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怼起来,但到后来雷狮忽然匆匆挂断电话,以及电话里突然响起来的爆炸声很是让安迷修在意,于是安迷修一直在拨打那个电话,直到第二天才打通。
  渐渐的,安迷修雷狮熟了起来,而安迷修也开始慢慢喜欢上连见面都没见过只是再电话里面通话的家伙,但同时也开始怀疑雷狮的身份。
  在他们交谈的过程中,安迷修慢慢知道了越来越多关于雷狮的事情,让他十分熟悉这一切。
  当安迷修以为他们一直会这样的时候,雷狮突然告诉了他一切。
          他是安迷修小说里的人物,他知道;
          他一开始就知道安迷修是谁;
          他的时间已经停止了,所以为什么安迷修每次接电话时都会听到炮火声,那是因为他正在被用着讨伐;
          他曾经很恨安迷修;
          但现在,他爱他。
  电话挂断了,当安迷修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空号。
  安迷修突然像发疯了一样去寻找那本小说,当翻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哭了。
  到后来,安迷修辞去了以前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小说家,将那本,装有他无法言语的爱情故事的那本小说一直写了下去,直到死亡。
  这是一个荒诞的爱情故事,没有什么华丽的场景、没有令人心跳的台词,只有一个如同疯子般的青年固执的守护者那根本不算爱情的爱情;也许你们会可怜那位青年,可怜他那无望的爱情,但事实上——我不认为他们的爱情十分令人同情,相反,他们是幸福的。
      因为雷狮用另一种办法,陪安迷修走完了一生。
先放简介,如果有人想看就写www

天文学家与小行星

 你们好,这里是新人夏目荷www,第一次开坑请多多指教。
  极力赞美雪莉太太!!!如果没有雪莉太太的手书就没有今天的我!!!我爱她!!!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这个,纯属脑洞,绝对原创。
  设定是天文学家雷狮X小行星安迷修。
  安迷修设定为从宇宙撞击地球的小行星,而雷狮设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文学家,只是热爱行星的大学生。
  安迷修原型就是小行星,对就是天上的那些石头。(X)白天身体会变得有些透明。
  有点童话的感觉吧……希望能写成冷暖色调穿插的感觉,能映照现实的属于钢筋水泥的童话。
  雷安,不接受逆cp,因为我吃不下去。
  长短不定。
  以上能接受的话,十分感谢。
  
  简介:我看着你就像看着最珍贵的宝物。
  当星星点点的光斑渐渐剧集在了一起,最终勾勒出一个人型的模样。随着星光渐渐消散,终于能看清眼前的人。
  “你好,我叫安迷修;可以的话希望你能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先放个简介www